沉默的该隐

沉默因为绝望

[授权翻译]Love Like Spideypool

吃書小妖:

Love Like Spideypool


授权:





Author: TalaTheOokami


原作地址:http://archiveofourown.org/works/10750224?view_adult=true


摘要:


这是一个从Steven Universe的歌曲Love Like You中得到的有关spideypool的灵感。Wade意识到他对蜘蛛侠的某些感情并尝试着去做一个更好的人。




译者注:第一次做翻译、英语渣渣用爱发电欢迎捉虫。黑体的部分是歌词 基友beta辛苦了 @沉默的该隐 !如果觉得不好看的话……一定都是译者的错QAQ!


准备好正文了吗? GO!




如果我能成为


你想要我成为的样子的一半


我可以做任何事


我甚至可以去学如何去爱


 


又是一个典型的巡逻后的夜晚。蜘蛛侠和死侍坐在天知道是谁家的屋顶上,在边沿一边甩着双腿,一边大口咀嚼着墨西哥玉米饼。他们天南地北地聊着,相互开着玩笑,彼此间的交流自然而轻松。


如果有人在几个月前告诉死侍,他将会和他最喜欢的英雄待在一起,他可能会难以置信地大笑着,然后给那个人的脑袋来上一枪。然而现在,他与蜘蛛侠在一起,以一种反常的姿态——就像普通人那样——分享着玉米饼,嘲笑着刚刚他们打倒的那些暴徒们。


“那真是挺有趣的。”蜘蛛侠说着,站起来伸了个懒腰,漫不经心地把卷饼的包装纸扔进了下面的垃圾桶里。在准备离开前他转身看向死侍并说道:“我真的为你骄傲死侍。你做到了,五个月都没杀一个人。我就知道在你身上也有一些好的地方,你会成为一个非常棒的英雄的。坚持下去。”他在荡向远处前咧嘴一笑,笑容在面具下有点难以辨认。


死侍呆呆地坐在那里,沉默而又不知所措地盯着蜘蛛侠消失的地方。这是他第一次收到来自英雄的赞扬。


 


 


当我看到你的模样


想着我回来的时候


我可以做任何事


甚至可以学着像你一样去爱


就像你的爱……


 


蜘蛛侠受伤了,很严重的伤。而这全部都是死侍的错。他早该知道当他与蜘蛛侠的关系日益密切的时候会将他的敌人吸引至蜘蛛侠身边,而他却只顾着拉着蜘蛛侠四处闲逛完全忽视了这点。死侍犹豫不决,他不知道自己是该解决掉这些伤害了以及妄图伤害蜘蛛侠的人,还是像他的小英雄希望中的自己那样,放着那帮家伙不动而不是进行一场屠杀。所以他决定在这段时间里冷静一下,不去见蜘蛛侠,直到想明白自己到底该怎么做为止。


在接下来的几个星期里,他躲着蜘蛛侠,不再巡逻。当他置身于人群中时,他会拉低兜帽遮住自己的脸。


就这样隐姓埋名般地过了大约一个月的时间,他又见到了蜘蛛侠。


死侍来到他最喜欢的那家墨西哥卷饼店里,那个收银员接下他的订单,眼神越过他看向外面,叹了口气后说道。


“嘿哥们你知道吗,蜘蛛侠又到这里来了。他已经连续好几周都在这里落脚了!他总是在那里站上好几个钟头就像在等谁一样。我都不确定是否该为那个可怜的家伙感到紧张或者是抱歉。”


当收银员说话的时候,死侍微微转过身看向外面。街对面站着他最喜欢的小英雄。他时不时地环顾四周,在黑暗里坐立不安。而死侍知道蜘蛛侠在等的人就是他。这个认知让他的心里升起一股罪恶感。


死侍知道由于自己一个多月的失踪让蜘蛛侠非常担心,但他这么做完全是为了他好。他只是不想让蜘蛛侠再次因为自己而受伤。


下定决心保护蜘蛛侠安全的死侍把钱扔在柜台上,抓起他的食物,低着头走出了店铺,无视了街对面的小英雄。


 


 


我一直觉得我很糟糕


现在我确定我是的


因为你真的太好了


而我一点也不像你


喜欢你却只敢偷偷看着你


我多希望我能知道为什么你觉得


我是特别的


 


蜘蛛侠在一座着火的建筑里面。死侍与脑中的盒子们争论自己是否应该进去帮助蜘蛛侠撤离大楼。他知道蜘蛛侠会为了救人而毫不犹豫地把自己置于危险之中——他不会在意这一切是否值得自己去冒险,蜘蛛侠在任何意义上都是一个英雄。而死侍则不然。


一扇窗户被爆炸炸开,火势在不断地恶化。死侍发现自己正拉上面罩向前跑去——他总是习惯藏起自己伤痕累累的脸。


他抵达那幢大楼时恰逢蜘蛛侠降落下来。他的背上背着一个人,胳膊下还夹着另一个失去意识了的家伙。蜘蛛侠迅速把他们交给了忧心忡忡的围观者们,在他准备再次回到那幢大楼时他看到了死侍。


死侍还没来得及迎接年轻的英雄,蜘蛛侠就已经冲到了他的前面给了他一个紧紧的拥抱,同时从他嘴里突出的那些话语速快的惊人。


“哦,天啊!死侍你到哪儿去了?自从我上次见到你已经过去好几个星期了,我都要担心死了!我想你了你这个混蛋!来吧,我需要你的帮助。还有很多人被困在里面,天知道消防队什么时候会过来。”


蜘蛛侠并没有费心等待回复,就带着死侍一起荡进了那个烈火炼狱之中


 


他们以高效的合作将人们救离火海,就好像他们自从上一次合作之后并没有分开将近两个月之久。在他们检查到最后一个楼层的时候两人终于听到了迟来的警鸣声。死侍叹了一口气,估摸着消防队足以解决剩下的问题并转身准备离开时,听到一阵微弱的呜咽声。


他呻吟着转过身来走到他听到声音的地方,发现一个孩子蜷缩在桌子底下哭泣。他迅速地抓过那个小鬼,把他抱在胳膊下跑出了房间。小蜘蛛大概会哄哄这个小鬼让他平静下来。但是火势在一瞬间变得更糟了。它消耗了所有的氧气,使呼吸都开始变得困难起来。死侍现在只想要快点出去透透新鲜空气。


他看向蜘蛛侠并朝他喊了一声,但还没来得及将怀中的小鬼交给他,天花板就在上方发出呻吟声,开始塌陷。死侍低声咒骂着迅速将那个低泣着的孩子护在前面,紧接着燃烧着的横梁就掉下来砸在了地板上。蜘蛛侠急促地喊着他的名字。而他用背部和左手臂完整的将孩子护在自己的身下。


这可真他妈的疼,他能感受到火苗在猛烈地舔舐他的衣服。


死侍设法将自己支撑起来,同时撑起那块落在他身上的天花板,好让蜘蛛侠将那个陷入昏迷的孩子从他身下拉出来带到安全的地方。


他也试着从废墟中爬出来,不过仅仅使它只移动了几英尺并且还压得更重了。这根本起不到一点作用,他已经要窒息了!如果不是那些自愈因子他早就已经不省人事了。正当死侍觉得自己就要被烧焦,而且是那种他娘的绝对不会愈合恢复到正常的那种时,他感到那些重量从自己身上挪了下来,有人把他从这片废墟中拉了出来。


“我抓到你了伙计。”蜘蛛侠说着迅速拍灭了死侍衣服上的火苗,然后轻轻松松地把他抱了起来。哦好极了这该死的蜘蛛力量!他飞快地跑到窗边,在那些消防人员开始灭火前用蛛丝荡离了这里。


 


“我很高兴你回来了。谢谢你的帮助。你做的很好。”蜘蛛侠在沉默片刻后说。


当他们在城市里找一个地方坐下休息时,两个人都异常地沉默。额、也许该与蜘蛛侠谈谈关于他这一阵子的缺席?


 


 


如果我能开始做到


你所做的一切


我愿意做任何事


我甚至会学着怎样去爱


 


之后蜘蛛侠把死侍带到一个屋顶上,并要求他告诉自己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在听死侍胡言乱语扯皮了近十分钟来解释他消失的理由后,蜘蛛侠沉默了一小会儿。他不知道蜘蛛侠会如何回应,但被人称为白痴并提供一份工作仍然令人惊讶。好吧,白痴的部分完全是意料之中的事。但是一份工作?这就出乎死侍的预料了。不是雇佣兵那种唯利是图的工作,也不是什么临时的工作,老实说,这是一份为神盾局和复仇者打工的好工作。哦当然他必须先通过一些测试来证明自己,或者是其他别的什么。但谁在乎呢?!他有机会成为一个英雄!只是……他真的能做到吗?死侍手上沾满着鲜血。这是可以理解的, 介于他一直是一个雇佣兵。他不是一个好人。他在过去做了太多的坏事并且还乐在其中。要是他像往常那样搞砸了这些事怎么办?


他抬头看着蜘蛛侠,想知道面前的人是怎么想的。死侍了解这个年轻的英雄,介于他仍扯着蛛丝没有下来,他或许是期望自己能迅速的同意这个邀请接下这份工作,而不是迟疑的站在这里。而死侍同时也在质疑着自己。虽然他不想承认,但他的确害怕自己会让蜘蛛侠失望。蜘蛛侠是唯一一个像对待一个正常人那样对待自己的英雄。他与自己交谈甚至给自己了一个机会。他也不希望小蜘蛛的努力付之东流,因此即使他可能会搞砸,他还是决定接受这个提议。


他会努力去成为一个英雄就像他的小英雄所希望他成为的样子。


 


 


当我看到你的样子


被如何才能变成这样所动摇


我可以做任何事


我甚至可以学着像你一样去爱


 


死侍还从未在蜘蛛侠面前死过。他在他面前受过重伤,变成过残疾,但还从没像现在这样死得透透的。直到那次他们一起去执行神盾局的一个任务,一个家伙把枪对准了分了神的蜘蛛侠。死侍向前冲过去,试图在那个混蛋开枪前干掉他,而他非但没有做到,相反的还收到了一颗射进大脑里的子弹。


呜诶!子弹穿透了他的头部,大量的脑浆混合着血液飞溅在地板上。


当死侍醒来时,脑袋依旧抽搐般地疼痛,胸口处还压着什么东西。他眨了眨眼,环顾四周,发现自己回到了房间。他低下头,想知道为何自己的胸口那么重,结果看到了一头棕色的卷毛?!有人坐在他的床边睡着了,那个人的头和手臂放在他的头顶上。死侍嘟囔了一声,试图叫醒这个睡美人——不过他肯定睡得很浅,因为死侍只是发出了一点响声那个孩子就立刻坐直了。


入眼的是一双因为哭泣而微微泛红的棕色大眼睛,它们属于一个拥有着一头凌乱卷发的年轻人。正当他想要问问他是谁的时候,眼睛瞄到了他身上穿的标志性的蜘蛛侠的服饰。


如果他的头不是疼得那么厉害的话他一定会给自己一下来确定自己是否还在梦中。不然没法解释他的蜘蛛小英雄为何会坐在这里,脱掉了面具还露出这样一幅快要哭出来的表情。这不可能。


死侍想要说点什么,也许是关于小蜘蛛过去的经历这个在他的脑中停留了很久的疑问,不过年轻的英雄在他开口之前给了他一拳。


“你这个混蛋!他们说你会痊愈的!很快就会回来然后像往常那样让每个人都感到厌烦!我以为那只需要几个小时而不是整整两天!你怎么花了这么长时间!?我还以为……我还以为你……”蜘蛛侠大声的哭着,大量的泪水从他的脸颊上落下来使他没法说完那句话。


死侍不记得最后一次有人为他哭泣是什么时候的事了。哦当然当然,有很多人会因他而哭,你懂的,毕竟死侍是要杀了他们的人。不过会有人因为担心死侍而哭泣吗?这太罕见了!但说真的这种感觉也实在是……很棒。


他将哭得像个小鼻涕鬼似的蜘蛛侠拉入怀抱,直到他感到男孩毛茸茸的棕色鬈发蹭得他的下巴发痒,他这才意识到一个问题——


他并没有戴着他的面具。


 


 


像你一样去爱


像你那样爱我


 


蜘蛛侠花了很长时间才让意识到自己没带面具的死侍冷静下来。他试着告诉死侍他一点都不在乎他的那些伤疤,可死侍毫不买账。他继续大惊小怪地叫着并将自己死死藏在被子里。直到蜘蛛侠告诉他自己的名字是Peter Parker,以及讲述自己是如何获得蜘蛛力量的时候,死侍才慢慢冷静下来。Petey——哦,他都已经给别人起好绰号了——继续谈论着他自己的故事以此将死侍从那个“窝”中哄出来。这似乎起到了作用,当他结束这个故事时,死侍终于从被子里钻了出来,睁大眼睛看着面前这个年轻的英雄,完全被Peter所描述的他的生活所吸引了。


嗯、也许死侍也应该分享一下自己的起源故事,从他的名字开始。好吧,他可以肯定小书呆早就知道他的名字是Wade Wilson,甚至可能知道一些他的过去,不过无论如何他还是想亲口告诉他关于自己的一切。以牙还牙。嗯……轻轻地。


在这以后只有他们两个一同出去晃荡的时候,Petey小甜心都会让他摘下面具。一开始的时候他拒绝了。尽管Peter会难过地叹着气,但是他真的不能没有这个面具。


死侍不明白为什么Peter总是想让他拿下面具,这使他十分困扰。


所以某天当他们一起看电影时,死侍决定摘下面具看看年轻人会有什么反应。然而Peter只是对他笑了笑然后继续看他的电影,彷佛身边坐着的并不是这样一个伤痕累累的怪物。


他为什么不会感到畏缩、然后尖叫着跑开?


他只是想不到这个孩子的脑袋里到底想的是什么。也许他也疯了?


最后死侍鼓起勇气问他,为什么他不会觉得恶心——但他又突然有些孩子气的不想知道这个他将要得到的答案


“嗯……”Peter思考了一会,从他的笔记本中抬头,“我并不觉得你很丑,是的你有伤疤,但你是完整的,你并不是面目全非的。你生得一副令人倾目的好皮囊,面部骨骼结构也很棒。我最喜欢的是你的眼睛,它们那么蓝而且还那么富有表现力。它们真的令人惊叹。”说完后,他还勾起一抹微笑。


好吧、这番话是Wade没有料到的。他更没想过Pete在他说话时上下打量他的时候,目光是如此的炽热。他这是……他这是被自己吸引了吗?这简直难以置信!他正试图打自己一耳光以确保自己并非尚处于梦中,Petey却突然站到了他面前,握住他抬起的手,耐心地等待着一个答案。


接下来从Wade嘴里说出的这些话虽然并不在他的预想之中,但也同样真实


“妈的、哥爱你。”


“很好,因为我也爱你。”Peter说着,脸上带着淡淡的红晕。


死侍花了一段时间才适应了这样一个事实:Peter是真的不在意他的这些伤疤。因此他开始渐渐减少了他戴面具的时间。


最终,当他们没有在执行任务的时候,他会把他的衣服和面具都放在壁橱里,仅仅是穿着便服上街。




——如果Peter可以爱他,也许他也可以开始爱自己。


 


FIN




嗯呣、感谢看到最后


悄咪咪求红心求评价,吐槽的话也完全不介意


就这样、抱头遁走……

评论

热度(9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