沉默的该隐

疯狂的粉丝

床底下的恶魔 贱虫 恶魔AU

床底下的恶魔


@北冥 北冥太太人外点梗 很抱歉太太!小学生水平的文笔还请见谅!


注意事项:
AU 幼龄虫幼龄射 贱贱老狼是恶魔,虫虫普通人,射射是巫师。
彻底OOC 看不下去了记得右上角!千万别为难自己!
西皮:贱虫 狼队(只有一咪咪!)


“妈妈,妈妈,说好今天晚上要给我讲故事的!”小小的彼得很早就洗完了澡,今天还破天荒的自己刷好了牙,为的就是好早早坐在床上,抱着自己的小熊玩偶,听妈妈讲睡前故事。小彼得最喜欢的故事是妈妈讲过的灰姑娘,他真的很羡慕那个最终和王子幸福生活在一起的女孩。当然,妈妈讲过的每一个故事他都很喜欢。
“彼得今天好乖哦,那妈妈就跟彼得讲一个妈妈小时候听过的故事吧。”
在很久很久以前,每一个小朋友到了夜晚都不愿意独自入眠,有些是因为害怕夜晚,而有些则是因为害怕孤单。于是呀,爸爸妈妈们给宝宝们买了很多很多玩具,每一个玩具都是宝宝的好朋友,每一个玩具也都会陪伴宝宝,守护着宝宝入睡。而真正守护着宝宝的并不是玩具们,而是住在床底下的小精灵。小精灵们在宝宝入睡后就会从床底下溜达出来,看着宝宝甜甜的睡姿,保护宝宝们不会被夜雷又或者是别的什么东西吵醒。


“哈哈哈哈,哥要不行了要被笑死了!这都是什么鬼啦!还床底下的小精灵?哥怎么变也变不成那些矮个子的插着小翅膀的侏儒们啊!”
小小的彼得揉了揉眼睛,小心的睁开。妈妈说过,小精灵可是很怕人的!千万不能吓到他们!为了一睹守护者的真容,彼得可是坚持到了九点半才被小精灵的魔法击晕(肯定是他们太害羞了)睡着了。他刚才听到什么声音了,一定就是小精灵们在聊天吧!
“什么床底下的精灵啦!哥可是恶魔诶恶魔!怎么能连名字都叫不对啊!人类真的太蠢了!还有什么灰姑娘,都谣传成什么鬼啦!明明就是半夜出逃的时候摔进了池子被沼泽女巫一口吞了嘛,哪有什么幸福啊生活啊哎哟这都什么乱七八糟的呀。”
可爱的小彼得可真受不住了,他才刚睡醒呢(也还没很清醒啦)就听到有人(精灵?)这么讲灰姑娘!这声音是从床底下传来的,一定就是小精灵了,既然他们不出来,那就我下去找他们!小彼得下定了决心,推开被子坐了起来,踩着床边的小椅子,下了床。
“哎呀小家伙醒了耶是被哥吵醒的嘛?哥说话声音这么大吗老是把小家伙们给折腾醒啊,不是说小东西们晚上入睡就和睡着的小乳猪一样哼哧哼哧哎呀哥突然好想吃烤乳猪啊!那肥的流油的小猪蹄咬一口哎真香啊!不行不行哥完美体型可不能被小猪蹄给毁了……”
“所以你就是床底下的小精灵了是吗?”
“诶哟,可把哥吓了一跳!瞧瞧哥发现了什么!一个穿着小睡衣的小猪蹄啊!”
出现在韦德面前的是趴在地上努力的探头爬进床底的有些起床气但仍满满的对小精灵的兴奋与热情的小恐龙版小彼得,帽子底下藏不住小卷发冒出头来,衬着幽蓝的光看得出大约是深棕的发色。大大的眼睛里映着蓝火中韦德黑红的制服。
小小的彼得对这样的小精灵充满了疑惑,半爬进床底的小家伙伸手抓住了一边脑补着猪蹄一边挥舞着的手,嗯,小拇指。
“你就是我的守护小精灵嘛!你长得和妈妈说的有点不一样!为什么你这么大,你为什么是黑黑红红的?你的小翅膀呢?只有你一个人看着我吗?是不是因为我很乖!”小家伙抓着那手指甩了甩,“哦,你刚才是不是在说仙度瑞拉的坏话!我不许你这么讲她!她明明就幸福的和王子生活在一起了的!”
小家伙说着竟是抽泣了起来,豆大的眼泪变戏法似的从那棕色的大眼睛里摔出来,叫人很是心疼。
韦德一把捞起这个小家伙搂进怀里,“哥最最看不得的就是像你这么可爱的小家伙哭啦!快快,不许哭了!真不知道该从什么地方开始吐槽好呢!对了小东西你不怕哥吗?第一次见小猪蹄哭不是因为被我吓的呢!哦对了,给你瞧个宝贝!BOOM”韦德一只手抱着小彼得凑到自己脸前,另一只手猛得掀开面罩“哇!吓不吓人!还哭不哭了?”
出乎韦德意料的是,小彼得不哭了,反而咯噔咯噔的笑了起来。
“哈哈哈蛋蛋脸!小精灵的的脸上好多小蛋蛋啊!彼得喜欢小蛋蛋!”
“嗯……哥是该吐槽这小猪蹄不哭了好呢还是吐槽这小东西喜欢哥的蛋蛋脸十分有品味呢嗯……不对不对!哥可不是什么小精灵!哥可是正经的恶魔!吃灵魂的那种!韦德威尔逊就是哥啦,哦哦恶魔代号死侍,这还是哥自己起的名字呢!是不是很威武很霸气?小猪蹄你呢,你叫啥名字?”韦德挠了挠脑袋,又重把面罩戴了回去。两只手抱起小彼得像秋千一样甩了起来。
彼得似乎感到有些奇怪,回过头看了看爬进来时的床底缝,又回头看了看抱着他举高高玩的不亦乐乎的穿着黑红衣服的人,嗯,好像有点奇怪?“我……我不是小猪蹄!我叫彼得,彼得帕克!你是恶魔,那恶魔是什么呢?是大个子的小精灵?嗯是大精灵对吗?”
韦德扑哧一声笑了出来,“所以说哥最讨厌蹲床底下吃饭嘛,小东西们的脑子里装的都是什么啊!不过哥今天心情好,就让哥给你解释解释吧!”
在七百年前,床底下确实是小精灵们的地盘,而在近两百年间,由于各种原因猎魔人及女巫数量大幅减少,恶魔及各类妖女水鬼大量出现,床底的精灵早就搬家去别的地方了,而这个位置也就腾出来给恶魔增加掠食机会了。经过了百年的发展,恶魔也研究出了一套完整的流程,开始了一对一窗口化工作,更是出现了恶魔公务员这一类的职称评定,代号工作服上下班时间以及营休福利一样不落。
“听懂了吗小猪蹄?不过你可真乖啊!哥难得讲了这么久的话都没人打岔还乐意听的也就只有你了吧!跟哥一个单位的罗根嗯金刚狼,那家伙可没你这么可爱啊!哥就吐槽他喜欢那个棕发蓝眼的小男巫还成天偷偷帮他做药水的事他就把哥捅了仨窟窿还把哥脑袋给削了一半,哥左眼睛掉地上咕噜咕噜的跑啊想追回来安脸上哥硬是追了三条……”韦德低头一看,小家伙睡的口水都淌他的帽子边了。
哼小家伙,算哥今天心情好,送你回去,以后可别再来找哥了。


“妈妈,妈妈,你听我说!昨天晚上我见到小精灵了……不对是大精灵!他说我是小猪蹄,还说他是恶魔……他的名字是……死侍!”
没有人会在意六七岁小孩说的话,妈妈惶恐的紧紧抱住小彼得,哭了一整晚,更是叫了一个蓝袍蓝帽的老巫师来要给小彼得解除诅咒。彼得哪有中什么诅咒啊!一定是妈妈小题大做吧?那个巫师询问了小彼得关于那个夜晚的情况之后就大叫着‘是恶魔!真的是恶魔啊’的话就跑了,连钱都没拿。
妈妈似乎更害怕了,不许彼得重复那个梦(那不是梦!),还用很多的东西填满了彼得的床底。连着几个夜晚妈妈都和小彼得一起睡在彼得的小房间里。彼得长大了,小孩子才要妈妈陪着。但有妈妈陪着,彼得睡的是格外的香。


彼得一遍又一遍的在心里对自己讲述那个夜晚的故事,那个大精灵穿着黑黑红红的衣服,那个大精灵在床底下抱着他举高高,那个大精灵脸上有很多很多小蛋蛋。小彼得多希望能再一次在大精灵的声音中醒来,好证明自己绝不是在梦中。可他再没见到过穿着黑红衣服的管他叫小猪蹄的那个大家伙。日子一天天过的飞快,就连彼得自己都开始怀疑那个夜晚是否真实存在。
直到他遇见的一个男孩。
那天他赶了个早,跟着妈妈一块儿去集市上凑热闹。早晨的集市总是最拥挤的,而挤着挤着他突然发现身边空了出来,而面对着他的是一个男孩。这个男孩个子不太高,看上去约莫和自己是同龄,他穿着打着补丁的棕袍戴着一顶棕色的巫师帽,手里捧着个大南瓜,从他的服装上来看,这是一个男巫。他有着一头棕色的卷发,戴着一副眼镜,不会错的,是红宝石做的眼镜。在这个年代,红宝石的珍贵程度绝对不是一个贫穷男巫所能买得起的,也正因如此,即使其他人不愿接近这个男孩,倒也不敢欺负他。
小彼得没由来的想起了那个夜晚,大精灵提到的那个小男巫,棕发蓝眼的小男巫。他不由得凑了上去。
“嘿,你的眼镜可真酷啊!”彼得凑近那个男巫,一只手勾上他的肩,“我猜是红宝石做的吧?可以借我戴戴嘛?我叫彼得帕克,我来街上这么多回了还是头一次见到你。你是巫师吧?”
这个男孩明显不像彼得这么自来熟了,面对彼得的连珠炮弹显得十分拘谨。“我,我的名字是斯科特萨默斯。是的我是一名男巫……我的眼镜是红宝石做的……嗯因为……我被诅咒了。”
“嘿朋友,我的意思是,我们已经交换了名字,我想我们应该是朋友了吧?不介意跟你的新朋友讲讲你的故事吧?哦对了!我还没去过巫师的家呢!带我去你家玩吧!斯科特!”
斯科特看着面前这个按捺不住的兴奋着的同龄人,情不自禁的点了头。真是一个奇怪的人啊,斯科特想,教授应该不介意我带朋友回去吧。

和新朋友一同回到城堡(哦是的,有钱的男巫还是非常有钱的)的斯科特并没有像意料之中的那样见到教授(哦是的,聪明的男巫还是非常聪明的),在城堡外的花园里见到困根倒是不意外。
“罗根!教授去哪儿了?嗯跟你介绍一下,这是我的朋友彼得。”斯科特一把拉过彼得,把靠在教授最喜欢的树下的罗根介绍给他。不得不说,夕阳下罗根的身影真让人感到安心啊。“这是我的朋友罗根”
“我是该吐槽现在的男巫真有钱还是该吐槽一个看起来挺正经的小男巫居然有这么一个看起来很不正经的猫人男朋友呢…”
“喂彼得你别乱说…!”斯科特涨红了脸,说不好是羞的还是急的。
“叫我金刚狼。”
金刚狼。金刚狼!不会错的!穿着黑黄的制服,身边一个棕发蓝眼(斯科特的眼睛是蓝色的吗)的男巫……
“所以你也是大精灵!是……嗯!是恶魔!对吗!”彼得愣了一愣,“所以你认识死侍!所以那个晚上不是梦!是吗!”
那个长着猫耳朵的猫人忽的化做一团黑雾,一刹那便在彼得面前聚了型。
“虽然见到恶魔本身就不是好事,但在夜晚见到恶魔并与恶魔对话后还能活着的到不太多。”
猫人果然是猫人,掌背嗖的戳出的三根钢爪。饶是天不怕地不怕的彼得也不自禁的后退了几步。忽然一道红光闪过,方才还在面前亮爪示威的人已经重重的砸在了墙壁上,还途径了那颗斯科特提过的教授最喜欢的树…嗯现在可能得叫教授曾经最喜欢的树了。
“罗根!不准动我的朋友!”斯科特戴回眼镜,把彼得拉回来仔细打量一番,确定没受伤后轻叹了口气。
“嘿斯科特!我得说你真的很酷诶!”
在金刚狼再三保证他不会伤害彼得后,他们仨终于走进了城堡。彼得跟着斯科特把城堡大大小小的房间逛了个遍。而金刚狼在刚进别墅时就没了踪影,斯科特也没在意,说他就这样。刚踏进门,彼得的嘴就停不下来了,等到彼得终于结束了关于那个夜晚以及之后数个夜晚的详尽叙述后,这一天便也迎来了深夜。
这个夜晚或许是彼得睡的最好的一个晚上了。身边陪着最好的朋友,那个神秘夜晚也被确认了真实存在。没有困扰与顾虑的觉睡的很是安稳。


一夜无梦。彼得醒来后还是没见到斯科特口中的教授,也再没见到金刚狼了。婉拒了斯科特多呆几日的邀请,彼得早早跑回了家。他一路兴高采烈,迫不及待的想要快些回家好把自己的新朋友介绍给妈妈,还有华丽的城堡,那个叫金刚狼的恶魔……而当他踏入家门时才发现有什么不对劲。
平时总是系着围裙用香喷喷的烘饼迎接自己的妈妈此刻躺在床上,盖着厚厚的被子,脸色苍白,双目紧闭,非常虚弱。我只是在斯科特家里住了一个晚上啊!妈妈怎么会变成这样!彼得扑到床边,抽泣了起来。
身后传来爸爸和医生的声音。隐隐约约,听不清楚。
大概是过不了今晚了。
似乎是接受了这个莫名其妙的结局,爸爸在最短的时间里从一个一点都不关心妈妈体贴妈妈的人变成了一个最爱妈妈的人。或许有些人只有到了终点才能迎来幸福吧。
彼得和爸爸一起照顾妈妈,陪伴妈妈,但病情不见好转。天色越来越黑了,妈妈也越来越虚弱。趴在妈妈床头,紧握妈妈的手的彼得,就是再想陪着妈妈也还是挺不住绵绵睡意,点点头睡着了。


“哎小不点真是可怜呐,见到恶魔本身就是种不幸。小男巫在结识金刚狼后受恶灵诅咒再不能看见世界的颜色,而你的代价就是失去至亲的母亲。”
彼得再次在这个声音中醒来,睁眼看到的却是自己的房间。他猛的翻身,趴下床去,却发现本应塞满杂物的床底此刻仍如初次那般空荡,泛着一种诡异的黑。他毫不犹豫的钻进床底,只爬了两下,就站起来跑向死侍。
“所以死侍!妈妈说过的!只要跟小精灵许愿!他们就会实现愿望!我要跟你许愿!我要妈妈好好的!不要让妈妈走好不好!”眼泪像决堤的洪水淹没了彼得的眼睛,他看不清楚眼前的死侍究竟发生了什么变化,变大了,变黑了,与之前的模样毫无相像之处,就好像是一团黑雾,只有自己紧抓着的手还是原来的模样。
“向恶魔许愿是要付出代价的,彼得帕克。”那团黑雾生出了猩红的双眼与一张大嘴。
“只要妈妈能回来!我愿意付出一切代价!”


“成交了小东西,哦我得说小同事?哦为什么哥要揽这么一个累活啊!哥最讨厌小哭包了啊!算了算了,看在你是个可爱的哭包的份上!哥认啦!哥决定了!以后所有的脏活累活都交给小东西干,哥以后就只用翘着小脚躺在沙发上偷着乐啦哈哈哈!哎哟不行万一小哭包搞不定,上头还得怪罪哥哇!不过上头的处罚也是不痛不痒也无所谓的啦~哦对了小东西,嗯,得叫你小蜘蛛了,作为特权你可以开始考虑自己的制度了耶!是不是很激动?要是觉得麻烦也可以交给哥来哦,保证把你打扮成一个漂漂亮亮的小公主哦!”
彼得疑惑的眨了眨眼,面前的黑雾已经化开,留下一个站姿不正,一边说着话一边比划着的死侍。在听到小公主三个字以及看到他比划的小洋装时彼得终于忍不住翻了个白眼。
“所以妈妈没事了吗?那我的代价是什么啦!为什么叫我小蜘蛛啊?还有!不许瞎说!我才不要穿小裙子!”
死侍一把搂过十万个为什么的彼得,将食指贴近嘴边。
“嘘~你瞧。”
明明在自己的床底下,却能看到爸爸妈妈的房间,妈妈已经坐了起来,红光满面,很是健康。爸爸紧紧抱着妈妈承诺着永远的爱护。啊,真好啊。突然妈妈想到什么似的,猛的推开了爸爸,冲向了彼得的房间。
画面一闪,妈妈已经在自己床边了,抱着自己死命的摇晃着,哭成了泪人……为什么?妈妈明明抱着我,却不是抱着我?
彼得回头看着死侍,突然想明白了。
这就是代价。
好吧,也没什么嘛,虽然我还有好多话没跟妈妈说,也没关系啦,就当作……是我的小秘密吧!
而等彼得再回头时,便只看到了虚无。
“嘛,就是你老妈被蜘蛛咬了一口,中毒没救了。而你与哥达成交易出卖灵魂成为恶魔,哥把她本来的死因执行到你的身上,而你似乎成为了能使用蜘蛛力量的恶魔了呢!”
“诶!蜘蛛力量?就是biubiu吐蜘蛛丝的那种?”彼得随口一说,一甩手,手腕处竟真喷射出一股蛛丝,好巧不巧正正甩在死侍脸上。
两人(魔?)废了好大的劲终于搞干净后,彼得提出了新的疑问。
“你说你代号死侍,那我代号啥呢!”
“去去去,这破烂事自己想去,哥想个名字都够不容易了。你嘛,就叫小蜘蛛好了,简单可爱没毛病。”
“才不要!嗯蜘蛛……哼!我决定了!我的名字是!蜘蛛侠!”


本文完

评论

热度(1)